咨询:023-67199909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机器人租赁渐成气候!
   作者:新战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日期:2016/4/22    关注:1041
0

上有政策支持,下有市场需求,机器人租赁势必将成为新的发展趋势,不过现阶段,租赁虽好,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深圳、东莞走在租赁的前头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财政部3月底联合印发的《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明确提出,加大财税支持力度,并要引导金融机构创新符合机器人产业链特点的产品和业务,推广机器人租赁模式。

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各省市在推广机器人租赁业务上也有了更多支持。

其中东莞将融资租赁视为起实施机器人智造计划的“加速器”。

东莞今年将重点实施机器人智造计划,建设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先行市,将力争用三年时间实现东莞市60%以上企业采用融资租赁开展“机器换人”,全年“机器换人”应用项目超过500个。

具体而言,东莞将开展“零首付、零门槛”技改信贷计划,创新采取设备金额80%由国家开发银行发放贷款支持、20%由融资租赁公司承担的方式,解决中小企业技改资金难题。

与此同时,东莞今年1月份出台的《关于大力发展机器人智能装备产业打造有全球影响力的先进制造基地的意见》还提出,创新融资租赁扶持政策,省市各出资1亿元合计2亿元设立专项资金,用于中小企业设备融资租赁贴息补助及设置融资风险池。

作为机器人产业的先锋城市,深圳市在推广和发展机器人产业上不遗余力。

据了解,为推进机器人产业发展,自2014年起至2020年,深圳市财政每年都将安排5亿元,连续7年补助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融资租赁作为其中的积极补充,将为许多中小企业注入“强心针”。 

目前,深圳市对于机器人的需求量逐年增加,而租赁模式也在深圳市表现的最为明显。由于租赁机器人在国内仍然属于新兴业务,深圳市相关研发和生产企业选择3C领域作为“试水”领域,在焊接、点胶、拧螺丝等几个关键环节,已经开始向生产企业提供所需要的机器人产品。每个月花上几千元到上万元的价格租几台机器人回家,这样的星星之火在深圳开始显现。

深圳市机器人协会秘书长毕亚雷认为,协会一方面为企业积极争取政府在贴息贷款、技改资助等方面的支持,另一方面也着力于推动融资租赁机构、机器人厂商和客户企业的对接。

 

以租代买 借鸡生蛋机器人销售新玩法

随着自动化产业的发展日臻成熟,而劳动力成本的攀升以及劳动力资源的减少,现代化工厂开始将目光瞄准了机器人设备,以机器人来代替人工的做法早已不是虚无缥缈的幻想了。

从富士康大张旗鼓的喊着要上万台机器人,到各行各业的巨头纷纷引进自动化产线和机器人产品,机器换人的步伐逐渐加快。值得注意的是,以大额的资金来购买机器人真的是一般企业所能承受的吗?

目前,一台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少则十来万,多则几十万、上百万,而成本回收期又非一年半载就可以实现,如此沉重的投入想必让90%以上的制造企业望而却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可以租赁机器人,那么对于应用企业来说,既可以节省成本,享受高效益,还可以实验机器人与人工之间的效能对比;对于机器人制造企业来说,扩大了市场应用,并可以应对不同企业开发不同解决方案;对于租赁机器人的中介公司和平台而言,更是创造了一种新型的模式。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东莞特邀研究员林江表示,“如果在同一行业,企业对机器人的设计需求大同小异,这给租赁市场带来巨大的空间,如果差异化太大还不容易形成租赁市场。”林江认为,不仅生产机器人的企业可以出租机器人,市场还可以有专门中介公司,作为一个桥梁,连接机器人生产企业和有“机器换人”需求的企业。中介公司也可以把机器人购买回来之后,出租给工厂。“这是一种市场的行为。当越来越多的中介公司出现到市场上时,就会细分市场,有的中介公司做模具机器人,有的中介公司做汽车机器人,分工更加专业。而且,当中介公司多了,就会形成竞争,有竞争才会有相对便宜的价格,这对‘机器换人’的工厂来说是件好事。”


     经营性租赁与融资性租赁各有千秋

目前机器人租赁操作方式有两种:经营性租赁和融资性租赁。前者有些像租房子,后者则像分期付款购房。假如有一台价值10万元的机器人,采用经营性租赁的模式,企业每月支付数千元的租赁费用就可以带回厂使用,而选择融资租赁,则需要付一定的首付,其他款项则分月支付。

至于经营性租赁和融资租赁谁更加符合市场需要,这个问题难以定论。一般而言,经营性租赁需要实力雄厚的企业和信用较强的中介机构来操作和运营,而融资租赁则更多的需要资金充裕的第三方融资机构来担保。二者依赖不同的介质存在,各有千秋。

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业务总监张朝洲对新战略机器人全媒体记者表示,平安租赁早在两年前就介入机器人租赁,目前已经有20家左右的客户资源了,从现有业务模式来看,机器人的租赁业务信誉度良好,暂时没有出现坏账情况,我们也把机器人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希望未来能够服务于更多企业。

张朝洲还介绍了机器人租赁虽然是一种新型模式,但深圳从事融资性租赁的专业机构还是屈指可数,能够在这一模式中处于优势的企业也需要具备一定的门槛,因此操作起来并非易事。

去年9月,丰汇租赁和重庆两江新区联合成立全国首家机器人融资租赁公司——重庆两江机器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重庆两江机器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总裁黄健华表示,除了直租,两江租赁公司还创新了售后回租模式,企业将自有设备出售给租赁公司,再从租赁公司租回继续使用。“融资租赁既能帮助机器人厂商扩大产品覆盖面,又能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助力其应用更多新产品。”黄健华说。 

租赁虽好 可不是人人受用

无论是经营性租赁还是融资租赁,目前租赁模式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经营性租赁通常考验生产企业本身的实力,但针对于信誉度不佳或者资金限制的应用企业而言,经营性租赁明显担负较大压力。而融资性租赁借助于第三方资本机构,虽然在资金上有一定担保,但毕竟彼此沟通受一定限制,且产品较为固定,不能针对具体案例做具体设计。

专家认为,机器人产业想要发展,不仅仅是销售或者租赁,企业应具备提供完整的自动化解决方案的能力。一些已经开展租赁的企业却认为,这项业务实际开展的情况离当初的设想还差太远。不少有租赁业务的企业表示,租赁的对象一般以熟客为主,良好的信誉度、企业具备一定的资质以及企业的成长性等指标变得尤为重要。其实行业里没有真正的可以评判的标准,因此租赁的对象选择具有很多不确定性。

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副教授杨向东表示,在数年前已有金融机构提出关于机器人租赁的最初构想,由金融机构充当租赁业务中的第三方,但几年过去这种方式似乎并未没得到很好落地。杨向东认为,如果说中小企业租用机器人的初衷是解决类似“潮汐订单”这样的问题,那么机器人对于它们来说只是特定时间段的用品。机器人产业想要发展,既需要机器人的使用方来一场彻底的“自动化革命”,也需要机器人生产制造企业具备提供完整的自动化解决方案的能力,而不仅仅是销售或者租赁。

新战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认为,尽管租赁有这样那样的潜在风险和不规范因素,但是这种模式能够积极做出尝试,这对于行业来说是一件有益的事情。其实,机器人租赁模式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在日本出现了。国内的机器人租赁要想真正的助力机器人产业发展,不仅需要探索机器人制造企业与终端应用客户的相处模式,建立公正、讲信誉的行业规则乃至标准,而且需要机器人本身开发出更多针对不同应用的系统解决方案,真正的以市场为导向,将租赁做到企业的实际需要当中,从而推动整个行业健康、良性发展。

 
评论